【成人免费在线视频观看】酱酒“狂奔”:卖房、做金针菇的都来了 资本“酿酒”还是“炒概念”?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新闻日报,一家看电影

“端午旺季?促销旺季?一点都没感觉!”江苏白酒经销商老夏说,今年的端午节和618大促用一个字来形容,就是——“静”,非常平静,一点儿也没有旺季的意思。

相对于较为冷清的线下渠道,在资本市场上,近来却上演着“酒疯”戏码——特别是成人免费在线视频观看酱酒“酒疯”。从水井坊、海南椰岛到众兴菌业、中恒集团、*ST天成,多家沾上酱酒概念的上市公司都出现股价飙升,部分公司市盈率动辄上千倍,有公司尽管一再澄清没有酒企借壳,但股价依然连续20多个涨停板。

放眼国内,“酱酒热”还体现在多家大型酱酒企忙扩产,更多热钱也正疯狂涌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启信宝输入“酒业”搜索近一年来贵州省仁怀市新成立的公司,数量达到12780家。

浙商证券在研报中预测,随着2017年开始业内外资本相继加快酱酒扩产步伐,酱酒新增产能预计将于2-4年后逐步释放,2025年产能将增长至少70%。

有业内人士说,酱酒正在重走浓香白酒20年前的老路。数据显示,2003年,中国白酒产量仅331万千升;10年后的2013年则达到1251万千升,增长278%,其中70%是浓香型白酒。彼时,全国经销商蜂拥来到四川宜宾、泸州等地,新兴品牌、贴牌产品层出不穷。后来,浓香白酒一度被混杂的产品和品牌体系所拖累,经过多年的断腕瘦身,才逐步驶离野蛮生长的快车道。

如今,这一幕似乎在酱酒身上重演。招商为王、大干快上、鱼龙混杂、良莠不齐……不一样的是香型,一样的是故事,甚至故事中主角仍是同一拨人。

沾“酱”即涨 资本“酿酒”还是“炒概念”?

今年的A股市场中,酱酒已然成为一个新的财富密码。从较早的水井坊、海南椰岛到最近的众兴菌业、吉宏股份,只要与酱酒沾边的,能不能靠卖酒赚钱还说不好,股价反应却立竿见影。

自水井坊公告将入局酱酒后,截至7月6日收盘,公司股价已累计上涨约100%,在白酒股中位居前列。

4月27日,保健酒企业海南椰岛公告成人免费在线视频观看称将与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糊涂酒业(集团)有限公司出资设立合资公司。消息一出,海南椰岛股价节节攀升,从4月27日以来,公司股价最高涨幅超过170%。

6月20日,金针菇大户众兴菌业也公告拟收购贵州茅台镇圣窖酒业股份有限公司100%股权跨界涉足酱酒。酒还没“入口”,公司股价都已“飘了”。21日开始,连续拉出5个“一字板”,而公司可转债21日当天更是两次盘中“熔断”,全天大涨44.6%。

与资本市场的热捧相比,圣窖酒业的知名度和实力在茅台镇酒业圈内都极其一般。“这家公司的体量很小,前几年长期处于亏损边缘,近两年靠着酱酒风才有所起色。”一位仁怀当地酒业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

去年圣窖酒业还拟卖身园城金。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圣窖酒业营收5739.64万元,净利润约2121.17万元。

“(圣窖酒业)的规模太小了,如果是我们,它连进入我们供应链的资格都没有。”一家主打互联网销售的品牌酒企高管表示。

沾“酱”即涨大戏中,最为疯狂的是*ST天成,因为被传闻有酒企将借壳而连续涨停,从今年5月24日以来,*ST天成股价上涨超过200%。尽管6月初公司便一再澄清所谓酒企借壳传闻子虚乌有,但依然挡不住股价连连涨停的步伐。要知道今年2月,*ST天成还在“面值退市”的边缘徘徊。

7月6日,*ST天成再度涨停,股价创下新高。“乱炒!”一位券商白酒分析师如此评价*ST天成“诡异”的股价表现。

23个涨停板的*ST天成是本轮股市“酱酒热”最疯狂的代表

6月28日,中恒集团因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表示,子公司注册了33类白酒商标且已有一款酱香型白酒在售。消息一出,中恒集团股价当日午后迅速触及涨停板。虽然中恒集团在当晚就澄清白酒业务并非子公司的主营业务,且公司也无向白酒业务转型计划,却依然挡不住资本市场的热情。29日,中恒集团“一字”涨停。

“*ST天成和中恒集团的例子证明,目前整个酒类题材概念受到资本市场追捧,已经处于一种非理性状态,这可能会加速整个酒类板块进一步泡沫化。”白酒专家蔡学飞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这种股价的上涨已严重背离了企业的真实经营面,带有典型的市场投机和炒作的风气。

酿酒潮:业外资本“意在长远”还是“捞快钱”?

在资本市场上,资金对酱酒的热捧显而易见。在产业端,一些原本与酒毫无关联的热钱也纷纷涌入酱酒赛道。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20年以来,就有巨人集团、融创中国、北京联美集团、北京首农食品集团、修正药业、来伊份等众多业外资本跨界酱酒。这些业外资本动辄号称要投资百亿做酱酒。

而那些原本身在酱酒赛道中的参与者,则纷纷扩张产能试图抢占先机。据不完全统计,仅2021年公布扩产计划的企业就有14家,包括贵州董酒、华都酒业、习酒及衡昌烧坊等,扩产计划从数千吨到上万吨不等。有数据预测,酱酒板块在未来将新增超过20万吨的产能。随着产能的释放,将在2025年左右形成80万千升的酱酒产能。

贵州当地酒厂大多依山而建,图为贵州习酒生产厂区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朱万平 摄

一位近期到访过仁怀的业内人士这样描述在当地看到的场景,“好多在酒行业里已经四五年不见的朋友,纷纷出现在仁怀。见酒就收,见厂就谈合作,从大厂到家庭式作坊,门口都排队等着要合伙做生意的人”。“那些出国留过学,开着豪车的‘酒二代’们,大多还是选择回到仁怀。因为不管打什么工,都没有做酱酒赚钱”。

记者在启信宝输入“酒业”搜索近一年来贵州省仁怀市新成立的公司,数量达到12780家。2019年,贵州规模以上企业白酒产量仅27.39万千升。

酱酒的一把火,的确从赤水河烧到了业内业外,然而涌入行业的各路资本中,又有多少真心实意来做酱酒,又有多少是想蹭着这波热度,捞一把就跑的呢?

来源:浙商证券研报

“投资大、周期长、回报慢是酱酒产业的特点。做酱酒,没有10年见不到回头钱。首先要有实力,光有实力还不行还有耐力,有情怀。时间不到、年份不到、品质不到就不能包装出厂。”作为近年业外资本做酒成功的案例之一,药企天士力老板、国台酒业实控人、董事长闫希军今年曾对外称。

洋河股份副总裁、贵州贵酒董事长傅宏兵也认为,并不是所有的资本都适合进入酱香白酒,特别是一些业外资本,如果盲目跟风,有可能会栽倒在酱酒跑道上。

钓鱼台生产厂区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朱万平 摄

实际上,过往栽倒在酱酒赛道上的业外资本并不少。2011年,海航集团入股怀酒,成立贵州海航怀酒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航怀酒),并投入巨资进行产能扩张和市场拓展。最终,没有做起来,折戟沉沙,怀酒的多数资产被国台酒业收购。

2013年11月,娃哈哈集团曾称斥资150亿元进入当时正处“寒冬”的白酒业,与茅台镇金酱酒业合作,成立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领酱国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领酱国酒公司),共同推出领酱国酒。然而,娃哈哈跨界白酒却遭遇“水土不服”。2017年,娃哈哈退出领酱国酒公司,后者也随着新的股东入主而更名。

如今,新一轮“酱酒热潮”下,疯狂涌入的资本,又能否逃过轮回的宿命?

行业B面:消费未同步火热 大量酱酒停留渠道

热潮之下,业内对此也有不少理性的分析声音,这或也代表了酱酒热的另一面。

今年6月,水井坊总经理朱镇豪表示,未来酱酒预期将占有高于30%的市场份额,其中非茅台的竞品增速良好。但他还强调,目前还有不少酱酒流转在渠道里,并未到消费者手上。而在酱酒板块的产量开放之后,酒企难以维持目前的稀缺性光环。

资本热而消费冷,是不少“看空”酱酒者的共同观点。虽然业内的一些酱酒企业称销售火热,但这些酒到底多少是到了消费者手中而被喝掉,还是停留在经销商和渠道环节,也备受关注。

“我们这边的钓鱼台(御笔酒)端午节前就卖断货了,厂里供应接不上,销售因此受了一些影响。最近刚刚来货了。”一位钓鱼台的经销商表示。

但在他看来,目前酱酒热最主要还是渠道热,部分区域市场消费已形成趋势,比如广东、贵州、山东,但在大多数区域消费层面还没有成势。“酱酒有一定升值预期,所以渠道敢拿货敢囤货。”

从数据上看,曾冲击“酱酒第二股”的国台酒业,营收从2017年的5.73亿元到2019年的18.88亿元。据贵州省方面此前透露,2020年公司销售“迈上50亿级台阶”。不过,也有国台酒业的经销商透露,“国台酒业的酒并不好卖”。

过往,端午节前后,也是酒类销售的一个节点,今年的情况如何?

一位接近珍酒的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这两年,珍酒的销售随着酱酒的热潮起势,今年端午节和618期间,用酒的需求有所增长,但是相比于中秋和春节,并没有增长太多。”

也有经销商近期并未感受到旺季的火热。 “端午旺季?促销旺季?一点都没感觉!”江苏白酒经销商老夏说,这个端午节和618大促用一个字来形容,就是——“静”,非常平静,一点儿也没有旺季的意思。

“相对而言,南方端午的节日气氛要浓一点;在我们北方,民间对端午节没那么重视,白酒的销售就更平淡了。”河北的酒水经销商张德贵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在往年,端午节虽不像中秋和春节那样是传统的大旺季,但销售总归要比平时要好,“今年一点旺季的意思都没有。”

对于端午节市场表现平淡,老夏认为,这也很正常。首先端午节并非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下半年的中秋节和此后的春节要重要得多,也是白酒消费的旺季,更具有代表意义。大家饮酒更理性的同时,去年以来名酒价格不断上涨,动辄几百元乃至上千元,“有时候一瓶酒比一桌子菜还要贵。”

而据华创证券的调研,今年端午节期间白酒市场未呈现明显的节日效应、整体动销相对平淡。

在电商渠道,酱酒表现要好得多,头部品牌受到追捧。根据苏宁易购方面提供的数据显示,整个618期间,苏宁超市酒水整体销售额同比增长98%,其中最受欢迎的白酒品牌分别为茅台、五粮液和洋河。

“从平台数据来看,整体上,酱酒的销售增速是超过白酒的平均水平。6月份,平台上最受欢迎的白酒单品为53度飞天茅台酒500ml、53度五粮液永福酱酒500ml和53度赖茅(端曲)500ml*6瓶整箱,都是酱酒。”苏宁易购相关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目前酱酒整个行业的热度较高,但主要是茅台、郎酒、习酒等一二线品牌呈现供不应求的状态,对于一些三四线的酱酒企业,大量酱酒在渠道手中,终端实际消费普遍不足30%,甚至更低。”浙商证券近日研报称。

浓香怎么看?巨头冷静、中小企业称“做好自己”

酱酒火热,“酱香白酒份额将超越浓香”的说法趁势而起。而众多浓香酒企业常被问到,“怎么看待酱酒热”?或者“是否打算下场做酱酒”?对此,浓香巨头们给出了不一样的回答。

在6月的五粮液年度股东大会上,五粮液集团董事长李曙光意有所指地说,“任何竞争都是正常的,任何风口的转移也是正常的,重要的应该是行业企业的理性和自信。”

泸州老窖总经理林锋则认为,酱酒属于“厚积薄发”的香型,一个酱酒公司要形成优质产能并投向市场,至少需要10年时间,但目前酱酒的销量远远大于其实际产能。浓香与酱香之间的竞争是规模竞争,浓香并没有比酱香输在哪里。

贵州安酒生产车间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朱万平 摄

对于行业大量存在的中小酒企而言,香型竞争之间的风起云涌,好像是“成人免费在线视频观看属于别人的热闹”。

一位刚从父辈手中接过白酒产业不到一年的“酒二代”王详(化名)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能做好自己就不容易了,哪有余力去管香型竞争,那是‘大佬’之间的事”。

他的观点只是众多中小酒企的声音之一。就在一线酒企畅谈白酒市场将进一步向优势产区、品牌和产品集中的同时,不少中小酒企面临着“出不去也守不住”的尴尬。

统计数据显示,过去三年,规模以上白酒企业(年销售额在2000万元以上)减少了478家。同时,亏损面也在持续放大,行业的“马太效应”愈发明显。中国酒业协会理事长宋书玉公开表示,到2020年末,白酒行业规模以上企业减少到了1000家以内。

曾几何时,浓香白酒中的中小企业撑起了这个香型的“半壁江山”。而如今,这些酒企们需要在浓香龙头企业和酱酒之间的“夹缝”中找生存空间。

作为四川省白酒“十朵小金花”之一,泸州玉蝉酒业也感同身受。玉蝉酒业总经理钟虞身上有好几个标签,如海归、90后和酒二代等。在美国完成学业后,钟虞曾在英国伦敦一家投行从事金融工作,顺应其父亲钟其成的要求,她2019年回国接手玉蝉酒业。

钟虞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说,对于中小浓香白酒企业来说,强者恒强和酱酒崛起是两个不利的大环境因素。作为一家中等规模的浓香酒企,也感受到了这种环境下的发展压力。“但近年来,玉蝉的发展还不错,一是背靠综合性、多元发展的玉蝉集团,抗风险能力优于其他单一酒企;二是在19年获得了‘十朵小金花’的称号,在政策、金融等方面得到了政府扶持”。

王详感受到的困难更为具体,“接班的时候,我完全不知道白酒应该怎么做,而且在我看来,这并不是一个好生意。作为中小企业,首先我们的品牌力本身就比较弱,跟经销商做的很多是人情生意,外地市场不好开拓,本土市场价格穿底,现金流也很吃紧”。

王详二十多岁时到国外学习企业管理,“但我没想到的是,回来接手的是这样一家传统的企业。从企业制度到行业规则,靠的是人情和能不能喝酒行事”。王祥笑谈,最艰难时,为了找经销商打款,“我感觉我们厂出去的酒,大部分都被我们自己人在生意桌上喝掉了”。

接手白酒生意一年来,王祥不敢说自己已摸清了其中的门路,但至少“大概知道往哪儿走了”。“我学到的第一课也是最重要的一课,就是‘认清形势、放弃幻想”。

“我们经常说自己想成为‘小而美’的企业,不是因为我们想,是因为我们只能‘小而美’。”王祥说,“我们都有将‘小’字丢掉的梦想,但横亘在小酒企面前的技术、品牌和产能方方面面的障碍都太多,你得承认自己‘小’,不能妄图一夜之间就从好酒变成名酒。名酒多半是好酒,但好酒不一定是名酒,得承认这一点”。

所以在面对酱酒的火热时,王祥表现得很清醒。他说,中小企业在过去几十年中得到的最重要经验,应该是一步步走好自己的路子。而不是看到什么热闹就往什么面前凑,这不是一个赚快钱的行业,你可以赚大钱,但那一定走不远。

钟虞也说,作为中小企业,很难感受到浓酱这样大趋势之间的竞争。在企业没有发展到一定体量之前,做好自己比关注香型之争更加重要,不能因为一时热潮而盲目追逐酱酒市场。

记者手记丨做时间的朋友 投资如是、酿酒也如是

资本市场诸多“沾”酱必涨的案例,让人很难分辨谁是真心酿酒,谁是将其作为一种市值管理的手段。诸如*ST天成这样发了澄清公告后仍拉了数个涨停板的案例,也令人不得不怀疑资本的理性。

资本逐利无可厚非,然而任何价值都需回归产业本身。作为一个讲究技艺与时间的产业,酱酒需要匠心,更需要时间,绝非一个依靠资本堆积就可迅速产出利润的产业。

记者曾多次赴赤水河两岸采访,沿岸到处可见“保护赤水河就是保护传统产业”等标语。赤水河造富了两岸酿酒人,而敬畏自然和初心也写入了两岸酿酒人的心间。做时间的朋友,不仅应是投资的原则,也应该是酿酒人的守则。

猜你喜欢

【成人免费在线视频观看】酱酒“狂奔”:卖房、做金针菇的都来了 资本“酿酒”还是“炒概念”?

“端午旺季?促销旺季?一点都没感觉!”江苏白酒经销商老夏说,今年的端午节和618大促用一个字来形容,就是——“静”,非常平静,一点儿也没有旺季的意思。相对于较为冷清的线下渠道,

2021-07-21